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典藏學生的校園回憶--守護蓋夏圖書館的陳敏麗與姜義臺

【撰文●李偉文】

印象中,台中總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果然,這一次也沒有讓我失望,當車子在艷陽下駛進台中科學園區附近的巷道,遠遠就看見姜義臺組長在「嘎嗶惦」的門口等我們。

點完餐,一邊閒聊,一邊打量著姜義臺組長,似乎他是個拘謹靦腆的人,就像是一般會就讀圖書館相關科系,並且一輩子在圖書館工作的人一樣。



不料,他一開口就儼然有冷面笑匠的功力:「我就讀的科系以前叫做教育資料系,當兵時被長官認為是教育相關科系,就被派到綠島監獄裡擔任教育班長。」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尤其看姜組長一臉正經的樣子就更好笑了。拿起他的名片――參考服務組,問他平常的工作,他又一副嚴肅的樣子:「就是坐檯賣笑啊!」因為他的業務要處理讀者的諮詢,館際合作還有校內的推廣服務,外賓來參觀圖書館時也是參考服務組負責接待,甚至圖書館的電子資源管理……等等。



姜組長與圖書館的緣分大概也是天注定的,因為從大一進入這個科系,外號就被稱做館長,而當兵退伍後就在圖書館工作到現在,圖書館對他而言不是工作,而是一個事業,有很多挑戰,也要不斷的學習。

聽了姜組長的話,讓我心底暗暗佩服,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在這個時代真的是愈來愈罕見的素質了。

也因為這樣的自覺與自重,姜組長會要求自己的服裝儀容與形象,工作時一定是襯衫西裝褲,將自己打點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並且也會要求在櫃檯的館員或工讀生,不能穿牛仔褲與T恤,面對進圖書館的學生與民眾,必須展現自己的專業度與形象。

我們吃過飯,就開車到位於大肚山的靜宜大學,停好車,沿著山坡爬著錯落有致的階梯,來到視野開闊,建築宏偉的蓋夏圖書館。



副館長陳敏麗已經在等著我們,一邊帶著我們參觀,一邊講解著圖書館的活動與規劃。陳副館長可以說是蓋夏圖書館的活字典,因為她從在靜宜大學讀書時就在圖書館當工讀生,大學畢業也繼續留在圖書館工作,一晃眼就將近四十年,看著圖書館的演變。從以前沒有對外開放的書庫,借還書都要查書目索引,學生到了圖書館除了借還書就是考前到空無一物的閱覽室K書,從那樣的時代,一路看著圖書館的空間改造以及各種服務的增加,圖書館已蛻變成學校最美麗的風景。



走在蓋夏圖書館裡既開闊大氣,卻又帶著典雅人性化的設計,真是羨慕靜宜大學的學生。在圖書館各樓層藏書架的角落有著不同的閱讀空間,我呆呆看著一處必須脫鞋子上去,木地板上擺置著許多大大的懶骨頭椅,好幾位學生舒舒服服地躺臥著看書,哇!真是太幸福了!



一樓大廳開放式空間以矮書櫃與平台隔成了幾個不同的區塊,分別展示與舉辦著不同的活動。「無紙境」呈現著數位閱讀時代的面貌,而「舊書新生」的二手書交流活動,鼓勵同學將已用過的教科書,舊書雜誌,在這個平台交流,環保不浪費又可以與人做知識的分享。



的確,雖然閱讀是屬於個人獨自進行的事,但是知識的分享與討論在這個時代也愈來愈重要,因此圖書館已經不再是靜默禁語的地方,反而多了些討論室,許多沙發茶几,讓三三兩兩的人群可以在此匯聚與交流。

我看著寬廣的空間,覺得好奢侈,陳副館長說:「我們在暑假會為小學生舉辦夜宿圖書館的活動,學生帶著睡袋,就睡覺圖書館裡呢!」

一邊讚嘆著,一邊走到一個挑高類似中庭的大廳,陳副館長更開心了:「我們就在這個地方辦過幾次深夜電影欣賞會,晚上九點圖書館閉館後才開放學生進來參加,我們提供了現爆的,香噴噴的爆米花,還有棒棒糖跟可樂。」環視著中庭大廳以及四周不同樓層環繞著書架,陳副館長繼續說:「很不可思議吧!就這個空間,有五百多個學生在這裡看電影。」


一邊走著一邊聊著,一邊也想著,陳副館長與姜組長除了圖書館本身的專業之外,也不斷費盡心思主動出擊,讓更多學生願意進到圖書館,讓他們喜歡上圖書館,他們的用心真令人心動,蓋夏圖書館也成為多年來靜宜為畢業生做問卷調查時,學生最喜歡與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走回到一樓大廳,我看到不管是書架或擺書的高低平台,都有許多可愛好玩的文創商品,不免好奇問:「怎麼會有這些擺設品啊?」



姜組長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在逛街的時候,看到很可愛覺得可以布置在這裡,就買下來了。我現在有時會去逛一些漂亮有氣質的商場,偷偷學別人怎麼裝飾環境,看到合適的,能買得到就買,買不起的,就想辦法跟館員一起做。」



參觀完圖書館,找間討論室,正正式式的訪問他們一些問題。

我對姜組長獨立建構的「姜義臺的網路圖書館」網站特別有興趣,因為他沒有花到公家資源與經費,幾乎算是以志工的形式,二十年來長期經營與維護這個網站,北京大學對台灣的圖書資源與網站,特別推薦:「姜義臺是台灣圖書館學者,其獨立製作的圖書館學導航網頁含圖書資訊學資源、電子期刊、圖書資訊學所、博碩士論文資訊等21項,內容十分豐富,在台灣與陳雪華教授主持的台灣大學圖書資訊系所之『圖書資訊學網路資源』齊名。」

我相信要做到能與投入許多經費與資源才得以存續的網路齊名,居然是以個人業餘的心力來經營,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姜組長仍舊以他一貫的靦腆說:「起先只是我在維護蓋夏圖書館的網站時,將資料也存在網路空間當作備份,架設網站的技術也是自己摸索學習的,一邊收集一邊更新,資料就愈來愈完整了。現在是希望能變成整個圖書館資源的入口網站。」

我想到姜組長這個私人網站有二十一大項,每項下面又有很多子項與內容,比如說,其中有個項目是台灣的獨立書店,如何收集台灣數以百千計的獨立書店的訊息建立連結,而且更麻煩的是所有資料要不斷地更新,想到這龐大的工程得花多少時間,而獨立書店只是他網站數十數百個項目的一項而已。

姜組長說:「年輕時,幾乎上班空檔或下班所有空閒時間都在收集資訊與更新網站,有時候時間花得太多,手腕還會受傷。總之,平常有空就做,寒暑假業務較少時,就有更多時間去更新資訊與檢查許多網站的連結是不是要更新。」

我聽著姜組長輕描淡寫的說著,心中卻知道長達二十年耗盡所有自己的休閒時間,這是必須有多大的熱情與使命感啊!

天色漸晚,陳副館長與姜組長送我們到大門口,揮手道別。我步下長長的階梯,回望巨大的圖書館大樓。想著,圖書館是守護人類知識的堡壘,但是誰來守護圖書館呢?
我想就是一位位像是他們倆一樣的圖書館員,以終生職志的使命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堅守著崗位,這些點點滴滴的心意,匯聚成文明綿延不絕的洪流。



(本文依據陳敏麗副館長暨姜義臺組長實際訪談,李偉文、李欣澄整理撰稿,陳敏麗副館長暨姜義臺組長審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