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我也讀書,我想像我要的圖書館的樣子 -- 高雄餐旅大學圖書館陳素美組長

【撰文●李偉文】

約莫五六點放學時間,高雄餐旅大學圖書館還是相當熱鬧,學生在自動門前穿進穿出,不像趕著埋頭唸書的獨行俠,倒像揪團玩桌遊一般笑鬧著。本來以為一進圖書館就要放低音量輕聲細語,卻見裏頭的學生一叢一叢的聚在一起似乎正討論著好玩的事兒。這其實一點都不意外,「上圖書館玩遊戲」一直都是高雄餐旅大學,這間不大但敢於做大夢的圖書館的常態。


我站在一樓閱覽室環顧四周,金黃色的夕陽從西側窗戶斜灑進來,正門大片的落地窗外是綠色的校園,在操場邊,在迴廊裡,學生一簇簇地各自進行著活動,我彷彿看著一幕幕無聲電影,這群學生臉上洋溢著青春與自信,畢竟高雄餐旅大學是全台灣最負盛名的專業大學之一。



這次是我與AB寶進行的拜訪圖書館之旅,離開台北市的第一個行程,AB寶下課出發時,台北還是陰暗的雨天,想不到一個多小時高鐵車程,傍晚來到高雄,居然是漂亮的夕陽迎接著我們。

一路上閒聊,我很好奇從小在圖書館長大的AB寶上了大學是如何使用圖書館的。

A寶俏皮地改寫傳誦百年,咖啡癡的名言:「我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前往圖書館的路上。」頓了一下,繼續說:「上課空檔都在圖書館,甚至曾經有好長一段時間,給自己一個挑戰,每天看一部經典電影,因為我們學校的多媒體區有很多電影。」

住在學校宿舍的B寶聳聳肩:「我們現在大一、大二大部份的課程還算是一般的通識教育課,所以還不需要查太專業的資料,我到圖書館就是借一般的紙本小說還有就是考前到圖書館K書,感受那種集體拼鬥的氛圍。」

其實AB對圖書館的使用方式,大概就是一般人對圖書館的印象吧! 高雄餐旅大學圖書館的組長陳素美就哈哈大笑地說了個八卦:「有學生拿著書到圖書館櫃台,開口就說――我可以租書嗎?」

其實若是把圖書館當作可以免費租書的地方就太可惜了,因為除了你眼睛可以看到的,在書架上的書之外,圖書館還有數百千倍看不見的電子資源,素美組長很感慨:「連我們這小小的專業圖書館,每年也花好幾千萬元購買電子資料庫,電子期刊,相對來說,購買實體紙本書的錢實在微不足道。」


雖然花了這麼多錢,但是大部分學生還是不太習慣用電子書,所以我們圖書館員的任務,就必須走在讀者前面,告訴他們該怎麼用電子書,以及為什麼需要用電子書。」素美組長慢慢改變圖書館員的角色,原本從讀者的角度思考圖書館員的定位,現在則以圖書館員的專業能力,主動探查引導讀者需要的服務與幫助。一邊說著,她環顧四周的書架笑著說:「因為我們是餐旅大學,所以採購的都是吃喝玩樂的書。」

其實素美組長碩士論文研究的就是有關圖書館員採購與編目的專業知能,她剛到圖書館工作時頭幾年負責的業務也是屬於採購方面,她說:「很怕因為自己潛意識的偏食,在購書時沒有那麼全面而完整。實務工作時與在學校讀的知識與理論相當不同,比如該如何掌握到能採購的書籍來源,學會怎麼跟書商打交道,該怎麼去談折扣……等等。」

不過,費了這麼多心思,用了這麼多經費,這些資源若沒有被好好利用,那是多麼可惜啊!所以她說:「有空的時候,我會在圖書館內到處遊走關心讀者,有時是看一下老師跟同學是如何找資料,並提醒一下怎麼找最迅速有效。」即使例行工作忙碌,素美組長仍努力用最直接的方式,把自己專業的資訊取用能力與大眾分享。


「如果每個人都有資訊取用的能力,就可以自己學會很多東西。」抱著如此想法的熱情,除了親自下場指導讀者,組長和夥伴們發想創意,用遊戲的方式吸引學生與老師到圖書館裡「查資料」!枯燥單調靜態的查資料,到底如何變身成歡樂活潑的遊戲?說起曾經舉辦的各種大小活動,組長不禁眉飛色舞非常興奮的還原現場。

我們在一樓閱覽室周邊看到了許多精心手工繪製的海報看板還有各式各樣遊戲的道具,當我們知道這些都是陳組長帶著所有館員以及工讀生親手製作的,我們都驚訝的張大嘴巴。尤其我知道,圖書館的例行業務已經多得不得了了,要大家辦活動實在不太容易,更神奇的是居然可以說服大家耗費額外的時間做這些道具,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我不禁重新打量眼前這位不時哈哈大笑的圖書組長。

素美組長找了一台沒有人使用的電腦介紹圖書館的網頁,像極了讓人血脈噴張的運動網站,比賽戰況積分時時更新,文靜圖書館到底怎麼被激活?「有一次是一整個班組隊參加的全校活動,那時候真的是非常刺激。」為了讓讀者了解圖書館不只是閱讀小說而是搜集各種資料的地方,館員在圖書館天花版上吊了很多黏著問題的昆蟲圖案,一開館,學生就要衝刺現場找題目作答,途中可以使用圖書館的紙本與電子資源。除了獎金一萬元吸引著學生踴躍參加,不斷絞盡腦汁的圖書館員,時時刻刻都在蒐集靈感想東想西,更設計出「圖資大富翁」、「@高雄」等活動,甚至用「桌遊行動餐車」將圖書館拉到學校中庭,讓圖書館也能浸入鮮少踏入圖書館學生的生活範圍。一點一滴的改變慢慢形成,「原來圖書館真的藏著這麼多東西。」從學生們的互動回饋,陳素美看見了努力的價值與意義。


其實也有同事曾跟組長反應,正常的圖書館是不會搞這麼多活動把自己累死的,但曾在政大圖書館服務,舉辦一樣玩得很瘋的「圖書館週活動」,不計形象趴在地上與讀者玩烏龜烏龜翹的經驗,讓她知道圖書館也可以這樣玩。大膽創意的使命必達,是她最讓人驚艷的魅力。

我看著到了晚上還很熱鬧的圖書館,揮手告別組長,腦中還迴響著她說的:「因為我是讀者,所以我可以想像我想要圖書館的樣子。」是的,從讀者的角度出發,然後引領他們從圖書館為起點,探索這個廣大的世界,我想,組長的心願在她們付出心力展現成果之後,應該是已經達到了。

(本文依據陳素美組長實際訪談,李偉文、李欣恬整理撰稿,陳素美組長審稿)